您的位置:首页 >综合 >

韩文甫书法鉴赏

2019-12-03 11:21:50    来源:新众网
文/杨东志

初识韩文甫,是因为他要出版一本《字帖》,请我作序。当年他还不到而立之年。斯时,我心中暗暗思忖:“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!”可当他把准备好的“书稿”拿给我时,我一下子震撼了:“年纪轻轻,竟有如此好字?”不过,那是硬笔书法。

后来,由于工作方面的原因,我们很少接触。二十年后再见韩文甫,那就更要刮目相看了——

韩文甫,字正风,得古堂主、晋风楼主,别署韩庄、宋铎、宋列夫(因称:大田、大千、大寒,故曰“三大”)男,汉族,1968年出生,老子故里——河南鹿邑人,大学本科学历,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,任文化部中国民族博览艺术中心外事部委员、中国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翰林院文化艺术中心书画艺术部副主任、书法专业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汉字艺术中心副主任、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委员、中国国家画院李强工作室助教、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河南省书画家协会主席、香港文联委员、香港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河南省中原智库书画艺术中心执行主任、《青年书法报》河南站主任、《河南书画报》副社长。

微信图片_20191130094406.jpg

韩文甫师从于当代著名书法家李强,并得到了石克、曾翔、朱培尔、程风子等先生的面授。曾在中国书协主办的大展赛中入展获奖20余次,并入展“中韩80人大展”。作品先后被中南海、人民大会堂、上海世博会、亚运组委会、河南电视台、东南电视台、珠海电视台、河南博物院、中国艺术馆、等文博机构和新闻单位收藏,同时作为国礼赠送国外政要及友人。在日本、韩国、朝鲜、新加坡和香港、澳门等国家与地区举办个人展览10余次,多次担任全国、省、市书法大展赛评委。曾获“中国兰亭、工艺、美术终身成就奖”,并被聘请为2013“中国十大艺术家”评审委员会委员,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书法家。

韩文甫书法由“二王”入手,师法王铎,博涉米芾、张旭、怀素、傅山诸家,擅长行草,精于楷书,传统功力深厚,形成了劲健洒脱、淋漓痛快、法度从容之风。

出版《韩文甫书法集》、《大道翰墨●韩文甫卷》、《中国当代青年实力派书法名家作品集●韩文甫卷》、《书法艺术漫谈》等。

韩文甫有了这么多的名头,他的书法又是如何呢?

韩文甫的书法“用笔娴熟”。

微信图片_20191130094353.jpg

王羲之也在《书论》说:“夫书字贵平正安稳,先须用笔,有偃有仰,有侧有斜,或小或大,或长或短。”朱履贞在《书学捷要》中云:“学书第一执笔,执笔欲高,低则拘挛。执笔高则臂悬,悬则骨力兼到,字势无限。虽小字,亦不令臂肘着案,方成书法也。”韩文甫先熟练地掌握了书写的笔法,其用笔老辣娴熟,露锋、藏锋、逆锋、裹锋并用,顺手拈来,笔至意达。他的书法十分耐看,搭眼看去,一个个汉字既“不方不圆”,又“亦方亦圆”,几乎达到了“庖丁解牛”地步。从他的书法作品中,我们看得出来,他青年时期的楷书,应该是使用“露锋”较多,可以断定:他不仅学习过“二王”,而且十分用功;后来又演练颜体,颇有心得;继而临习魏碑等,受益匪浅。同时,他在习行草时,张旭、怀素书风对其影响甚大;更得傅山、黄庭坚之精髓。可谓“旁征博采,师古不泥”。成年以后,韩文甫的用笔更加灵活多变,灵动洒脱。可谓“时而露藏兼用,挥洒自如;时而逆裹并发,痛快淋漓”。故而,其用笔之法颇合老子之说:“善行无辙迹,善言无瑕谪,善数不用筹策。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,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”(语见《道德经》第二十七章)。其大意即:善于行走的不留踪迹,善于言辞的没有暇疵,善于计算的不用器具。善于关门的不用门插,却无人能开;善于捆绑的不用绳索,却无人能解。

韩文甫的书法“线条优美”。

微信图片_20191130094400.jpg

《书谱》中所谓“重若崩云”、“轻如蝉翼”;《笔阵图》中形容点画如“千里阵云”、“高山坠石”、“万岁枯藤”等,说的虽然都是“审美感受”,其实它更是在说书法“线条”的质感。

韩文甫的书法线条,具有“三感”之特点。首先是具有“力度感”。他的书法点画圭角深藏,有张有合,善始善终;浑圆淳厚,柔中有刚,刚柔相济。他在书法创作中,往往会根据具体的书写需要,“藏”“露”结合,尤其是在其行草书作品中,更是千变万化。其次是有“节奏感”。他的书法作品,像音乐中的音符,高低、强弱、长短,抑扬顿挫,跌宕起伏。在创作过程中,他根据运笔用力的大小,以及书写速度的快慢,形成了轻重、粗细、长短、大小等不同形态的有规律的交替变化,使书法的线条产生了明显的“节奏”。同时还具有“立体感”。韩文甫先生擅长中锋用笔,故而他的书法点画与线条殷实饱满、圆润浑厚,“映日视之,画之中心,有一缕浓墨,正当其中,至于折处,亦当中无有偏侧。”

遍览韩文甫先生之书法,可见其线条具有“气韵贯通,流转顿挫,通透幽玄”之功,婉如小桥流水,缓缓游动;也似惊涛骇浪,气势磅礴。更有稳重大方、古雅俊秀之风。就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第二章中所说的那样: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已;皆知善,斯不善矣。有无之相生也,难易之相成也,长短之相形也,高下之相盈也,音声之相和也,先后之相随”。大概意思就是:天下人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,那是由于有丑陋的存在。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,那是因为有恶的存在。所以有和无互相转化,难和易互相形成,长和短互相显现,高和下互相充实,音与声互相谐和,前和后互相接随。

韩文甫的书法“结体严谨”。

项穆在《书法雅言》中曾经说过:“书法要旨,有正有奇,所谓正者,偃仰顿挫,揭按照应,筋骨威仪,确有节制是也”。所谓“结体”,也叫“结字”,即单字中的点画安排与形式布局之方法。欧阳询的《八诀三十六法》、李淳进的《大字结构八十四法》、黄自元的《间架结构摘要九十二法》,说的都是结字的方式与方法。韩文甫先生就严格地遵循了结字的基本规律,他的书法在结字上分门别类,因字制宜,楷书以“静”为主,行书以“动”为主。其结字的重心安排,则是先取“平稳”,以“正”为入门,然后再“由正求险,正险相辅;正中求奇,以奇托正”。所谓“奇”者,亦即“参差起伏,腾凌射空,风情姿态,巧妙多端”。“奇”在“正”内,“正”列“奇”中。韩文甫的书法结构,严谨而不拘谨,既饱含传统的内蕴,又堪称有益的探索。其作品楷书呈方,行书则方圆相兼。尤其是他的行草书法,既有张旭之风貌,又有怀素之精神;既有庭坚之骨力,又有傅山之血肉,且“计白当黑”、“知白守黑”,“有无相顾”,“虚实相兼”,正像老子所说: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矣。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矣。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形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,前后相随(语见《道德经》第二章”)。其大意即:天下的人都知道以美为美,这就是丑了。都知道以善为善,这就是恶了。有和无是相互依存的,难和易是相互促成的,长和短互为比较,高和下互为方向,声响和回音相呼应,前边与后边相伴随。

韩文甫先生的书法“章法妙绝”。

董其昌《画禅室随笔》云:“古人论书,以章法为一大事”。张绅《书法通释》亦曰:“古人写字,正如作文,有字法,章法,篇法,终篇结构,首尾相应,故云:一点成一字之规,一字乃终篇之准。”对于韩文甫来说,其书法作品的“章法”,就是名副其实的“构图”,也可以称之为“分行布白”,而且这“构图”有着“广义”和“狭义”之分。说白了,韩文甫书法的章法,也就是首先求“均”,继而求“变”;先去求“稳”,然后求“奇”。譬如,他的篆书,一般横竖成行,行距大于字距;他的楷书一般横竖成行,行距大于字距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行草书法,可谓错落跌岩,灵动飘逸,犹“飞鸟出林”,若“惊蛇入草”。其布白则似“飞花散雪”,如“惊涛骇浪”。哪些地方应“虚”,哪些地方该“实”,无不以实托虚,以虚托实;以阴托阳,以阳衬阴。哪些是字眼该夸张,哪些笔划该避让,造险救险,险中求奇。包括题款字的大小,钤印的位置,以及印泥的质量等等,韩文甫都很讲究。故而,使得他的每一幅作品,都是重点突出,离合相扣;横去竖来,张弛有度;前呼后应,和谐感人。颇合老子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(语见《道德经》第四十二章。大意即:道先于万物而自在,这是他的实在,称为一。道被言说为道,这是他的名份,称为二。道的实在,能被言说为道的名份,是因为他有表象,称为三。三而一的道生养了万物。万物都有背道之阴和向道之阳,两者相互激荡以求平和)”之道义。

综观韩文甫之书法,可谓之“结体老到,各尽其势;承上启下,峻峭洒脱;随势生情,气韵连贯”,有着丰富的“动态”之感。

(作者简介:杨东志,笔名谷鸣,老子故里——河南鹿邑人。著名作家、诗人、民间文艺家、书画艺术评论家、“老学”专家。)

编辑/于新豪

相关阅读